来浪啊

(巍澜abo)尘埃落定,山水相依 番外 冯豆子教师节作死记录

车部分在微博,挂了再发  第一篇 第二篇 第三篇 第四篇 第五篇 肉渣没全套

第六篇 第七篇 第八篇 番外 测字


我叫新生,是个冯豆子。

新生年龄届届底,最小今年十八岁。

是的,我就是这届新生年纪最小的那个倒霉蛋,人送外号营销王,没有我卖不出去的东西,如果有,那肯定不是东西。

别问我是怎么知道我是年龄最小的那个,每次要做什么事或出什么事要个人背锅还不是年龄最小的那个,呵,家里家外上学这么多年,老子算是看透了,平常一帮年岁比你大的张口闭口喊你小弟弟,都宠你爱你,关键时刻溜得比谁都快,抓都抓不住。

我现在是以无比沉痛的心情来写下这件事,为的就是提醒自己以后不要如此傻逼,还有凡是亲切喊你小弟弟的学姐学长都不是好人。

今天是教师节,昨天新生群里都在讨论送什么礼物好,既要独特也不能太贵重,不然有贿赂老师的嫌疑。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群里的画风就一路狂飙最终在沈老师的话题上围绕,以前我就听说龙大有个魔咒,无论是什么样的话题都能扯到沈老师,这就导致沈老师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吸粉无数声名远扬,群里只要沈老师或沈教授的称呼出现就会变成网上大型土拨鼠养殖现场,刷屏贼快,看得我都不认识啊字了。

沈巍,年纪轻轻的大学教授,人称龙城第一强A,不用开信息素气场都两米八的那种,每届学生大概有一半都是为他而来,挤破脑袋就为选他的课,然而每次都有将近一半的学生挂掉,附送八千字的论文,一个星期之内交。

一想到这里我就笑出声并没有一点同情心,谁叫那群学长学姐坑我的。

屏幕信息以一秒十条的速度刷着,我看了一眼放下手机准备洗澡睡觉,本来军训就累,还要看他们犯花痴更累。

说真的,我洗澡时间很短,我是个汉子能要多少时间?然而等我洗漱完发现信息已经爆到99+

我看了眼表,嗯,是个很吉利的数字,时间跨度八分钟。

你们的嘴巴特么是加特林么?!

聊天内容已经到选谁去送了,看来他们已经订好礼物。我看着越来越多的信息实在不想爬楼,不知道是哪个小机灵鬼儿倒霉蛋能这么幸运被选中呢,拉倒吧,爱谁送谁送吧。

如果能穿越我一定要狠狠给那时的自己两耳光,叫你不看QQ,叫你听营销讲座,讲座好看么?啊!有比自己会挂科会有八千字的论文重要么!

总而言之,那个幸运的小机灵鬼儿倒霉蛋就是我,当我一脸懵哔的接到他们准备的礼物时我真的恨不得一头撞死,你们欺负我是omega处男还是觉得我瞎?我英文再不好也能看懂durex这个词,这么大剌剌印在这么大的箱子上这群坑货是众筹买了一箱套么!

我已经不想去爬楼看万恶之源是谁,看着面前一脸坏笑绝尘而去的学姐我觉得张无忌他娘说得没错。

越是漂亮的女人越能坑人。

不管怎么样我都要完成任务,也让这群只会拿老幺开刀的二五仔们看看什么叫做输人不输阵。我特地大清早在教官面前扑街装死蒙混过关,在同学们一脸壮士扼腕的表情下潜回宿舍,换身衣服吹了个莫西干头抱着一箱杜蕾斯杜蕾斯的箱子摸好地址走到沈教授办公室门前。

说起教官我觉得他也挺帅的,最起码我榜上的top3,名字是韩沉,是个alpha。

当我终于来到教授办公室时我已经快支持不住了,真的不知道他们买了多少durex,箱子算大抱着还压手,教师楼电梯坏了我还是走着上来的,楼道扫地大妈看着我的眼神都不对了。

港真我当时的心情是拒绝的,一想到沈教授看见这箱东西我手心就不停冒汗,但是人都来了原封不动的带回去多没面子,在心底默念两声我是黑社会走路脚下生风后总算不怂敲开门,以一种滑稽的姿势单手抱着箱子单手敲门,我觉得自己能成仙。

但凡能有选择我绝对不会手贱敲完又拧下门把手,看着办公桌后袒着胸正在给孩子喂奶的西装帅哥我脚一滑人就跌进了办公室,手上印着durex的箱子正好漂移到他面前。

瞬间我觉得屋里气味儿都不对了,沉香味混合着寒梅香真的很好闻,但怎么会是omega的信息素呢?

沈教授不是A么,难道传言有误?

在地上扑街了多久我并不知道,只记得眼前黑了会儿就被扶起来,一抬眼就看见那个帅哥笑得好看的脸,两个酒窝贼可爱。我终于能理解群里花痴的心情,沈教授好A好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真的好温柔,还拉开椅子让我坐下给我棒棒糖,我冯豆子当场反复去世,他还问我有没有事,我就只记得当时头晃得有点晕,脑浆都快甩出来了。

但当我把箱子放在桌子上时他的目光明显就变得暧昧,朝我轻笑两声就打开箱子当场公开处刑,还没等我在线发情就发现他脸上笑容逐渐僵化。

事实证明龙大就是沙雕集合地,他喵的谁会用杜蕾斯的箱子来装美赞臣的奶粉,有毒吧你们,避孕哺育一条龙么。

尴尬啊,就算沈教授长得帅我俩对眼看也尴尬啊,我心里慌得一比面上也慌得一比,结结巴巴说这是教师节礼物,转头想跑却迎面看见另一个人走进来,怀里抱着个孩子。

我一点都不后悔当初的决定,如果时间倒流一次我还是会选择但当这份大任,要是没有现在的八千字论文的话。

这简直就是神仙呐!我觉得自己变成了个只会喊卧槽和啊啊啊的傻逼,戴着眼镜书卷气十足,这份温润如玉的气质是怎么回事,还温温和和的抱着孩子,妈耶我的命不是我的是他俩的!

前提是我没有听见以下他俩的对话。

我当时真的是猪油蒙了心,看着他俩手上明晃晃的金戒指就知道他俩是什么关系,但就是脚走不动啊像黏在地上一样,我说是地先动的手有人信么?

我定在那里被塞了口狗粮,戴着眼镜的男人轻轻的把孩子放在摇篮里,走到沈教授面前扣好他的衣领,嘴里说着有学生在怎么把胸口拉开这么大回头就看见桌子上的东西,面色变得和扫地大妈一样奇怪。

求生欲使我跑出去,这回我的脚终于放过我了,鞠了一躬把门带上我就靠在门边瑟瑟发抖,不是不想走,我腿软了。

说我怂也好说我二也好,我真的不是故意要听墙角的,这宣布了我开学以来第一个学期贼苦逼的可怕命运。

我听见戴眼镜的男人叫沈老师云澜…

还听见沈老师叫他小巍…

你把领口开这么大他都看到了?

我当时在喂奶,他进来我没注意,应该没有看见吧。

……

不,沈老师我真的没有看见,当时我进去后就摔个狗吃屎两眼一抹黑什么都没看见真的,我就是个只会营销的小鸡仔您就放过我吧我现在给您说明原因还来得及么…

言而总之,我现在还沉浸在把沈老师和他夫人认劈叉的错愕和他俩的神仙颜之中,待会儿还有八千字的论文要写我真的一点都不虚,反正班上的学生都作死参与了这件事,该写的都在写一个没跑掉,我坐在图书馆韩沉教官在一旁帮我写论文,虽说我不明白他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但是一想到我有枪手其他人没有我就又很不厚道但真心实意的笑出声。

不过我再也不会作死和相信学长学姐说的话了,韩沉这样的我就很喜欢。

评论(5)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