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浪啊

(巍澜 abo )尘埃落定,山水相依 番外 测字

小番外  我觉得自己写正文要死了

昆仑君归位有段日子了,期中领着特调处的一帮小崽子们到处打打杀杀长经验,还和地府官方扛把子斩魂使生了龙凤胎,日子过得可谓是风生水起。

两位上古大神喜得爱子,不管是天上的神仙地下的鬼差还是山间的妖魔鬼怪,都来送礼,顺便还表示自己有个后辈想蹭蹭仙光,以便早点位列仙班。

赵云澜看着满屋子的东西就头疼,留了几个关系熟的,其他的全打发给了特调处众人们,手里抱着俩孩子直喂奶,哄完这个那个又哭,心中无名火全撒在这帮想走后门的神仙身上。

娘了个,沈巍!把那群二五仔都赶出去,不肯走的全斩了!昆仑君彻底发飙,十万大山都要抖三抖。

温润如玉的沈教授笑得亲切,整整齐齐穿着西装三件套提着斩魂刀,全身alpha信息素乱飚,压得众仙集体扑街,充分表达了'老子还提的起刀,你们别特么飘'的意思。

被斩魂使削了一通后,众仙好歹是消停一阵子,赵云澜和沈巍总算是缓了口气,好好抱着两个娃娃过了白日。

娃娃们的百日宴也没请别的人,叫齐了赵云澜的爹妈和特调处众人吃了个饭,远在福建的张家俩口子送了两块灵玉,灵力温和触手升温,倒是合适两个娃娃。

听说吴邪和张起灵带着兄弟王胖子去了福建雨村,建了个房子,还生了个二胎,日子过得潇洒。

今天倒是出奇,林静扭扭捏捏的来到赵云澜面前,咬着手指满脸娇羞,桌后的赵云澜抬眼一看,觉得自己戴着的防辐射眼睛都炸裂了。

赵云澜眼皮一跳,直觉告诉他没好事,语气不善:“有屁快放有话快说。”酒肉和尚这副样子实在是辣眼睛。

林静肿眼泡萌萌的一眨,赵云澜觉得自己又回到害喜的那段时间。

林静:“圣上,今日微臣的师叔要来,可否赏个脸见一面?”

林静师从达摩祖师一脉,不管怎么说也是佛家弟子,师叔过来看看自己的师侄也是应该。

赵云澜瞥他:“可以,赶快滚出去,别辣我眼睛。”

“好嘞!”林静领了旨圆润的滚了。

待林静师叔来,已是午饭过会,赵云澜和沈巍在外吃完回来,就看见客厅坐着个胖和尚,穿得褴褛,脖子上挂着贼大的檀木佛珠串,面前是林静孝敬师叔的饭菜,有酒有肉。赵云澜瞄一眼,嗬,这吃的比他好。

赵云澜和沈巍在一旁坐下,林静笑得谄媚:“师叔,这是我领导和领导夫人。”

赵云澜点头笑,小伙子很上道,沈巍在一旁扶下眼镜笑得玩味。

“阿弥陀佛,”林静师叔双手合十:“林静这瓜娃子辛苦令主了。”

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倒是个看破红尘之人。

赵云澜哈哈一笑:“没事,除了喜欢偷懒,其他的都可以。”

不知道是贬还是夸,场面一度很尴尬。

“emmm......”林静尝试着缓解气氛,只是没想到一出声三双眼睛都看着他:“我师叔会测字,领导来个?”

其实赵云澜是很敬重出家人,虽说体系不同,但佛修佛法,道有道缘,各有各的长处。

鬼使神差的点头,沈巍找了笔墨纸砚来。赵云澜素来用不惯毛笔,但看着沈巍用得也趁手,就专门淘来了上等古墨古砚,看着自家alpha骨节分明的手拿着毛笔写字,怎么看都像一幅画。

赵云澜字一般,想练毛笔字也就坚持一天,其他时间都是沈巍抓着他的手练,但是练着练着就会练到床上去,后果就是昆仑君在床上躺三天。

脑子里面就这么想着,明明人就在旁边,可赵云澜还是想着沈巍的样子。笔尖顿立一秒写了一个字,沈巍看了脸红得一比。

赵云澜回神过来才发现自己写了什么字,笔迹洒脱飘逸但有傲骨,字如其人,一个大大的“巍”字赫然写在纸上。

不等赵云澜反悔,林静师叔就拿起宣纸,看了一会儿眼神又不停的来回看着赵云澜沈巍二人,哈哈直笑。

赵云澜心中警铃大作,怕不是没什么好事。

胖和尚肉乎乎的手抹着嘴上的油,再把油抹在林静身上,摇摇头高深莫测把纸放在桌子上,用手指从字左边划到右边,从上面又划回来,形成了一个圈。

赵云澜挑眉:“何解?”

胖和尚笑:“山委身与鬼,令主反攻无望。”

大庆听了笑出声:“哟,还想反攻啊,”慵懒的舔着爪子,“死了这条心吧。”

祝红日常火上浇油:“老赵是个omega怎么反攻啊,想在上面那也是换个骑乘式吧。”

赵云澜不理,一帮白眼狼崽子气他都习惯了,深呼吸两口压着火气说:“佛家有万生佛万生缘,敢问大师修得是什么佛什么缘?”

“阿弥陀佛,”胖和尚再次念佛号,半眯着眼睛满目慈悲:“欢喜佛,欢喜缘”

评论(4)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