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浪啊

[巍澜]【abo】尘埃落定,山水相依

Alpha=乾元   omega=坤泽   beta=中庸   发情期=雨露期   抑制剂=清心丸

以上称呼会混用,本文接原著完结后,两位大佬家长带着小弟一起打怪升级游山玩水的故事,有鬼怪神仙灵异,可能会牵扯到其他cp,可能会崩,崩算我的,人物算p大的,形象算剧版的。新手上路,有生子,雷者绕道。

后续有肉渣,一会儿发

第一篇http://www.lofter.com/lpost/1f185fa0_eec73ecf

第二篇http://www.lofter.com/lpost/1f185fa0_eec6fd30

第三篇http://86513316.lofter.com/post/1f185fa0_eef99439

第四篇https://www.weibo.com/u/5404169153?refer_flag=1005055010_&is_all=1#_rnd1534352005599

(2)   莫流连

世先有一往情深,后方有舍忆绝爱。闻,万花之境,有酒,取三途河边三千舍子花,借三瓢忘川河水,经百名花仙之手,历八十一年酿造,封存八百一十年,方可成。其酒有三,一曰忆往生,二曰记情爱,三曰刻骨铭心。古语云,饮者痛彻骨,方晓不如断情,为此也。

 

赵云澜此时此刻正热着饭,满脑子都是沈巍沈教授斩魂使。

自从和肥遗谈过后,他就一直在想麒麟挖心的意思,匆忙的把祝红送到特调处,又匆忙赶回家,轻手轻脚的把钥匙插进去拧开门悄咪咪的往里瞧,发现沈巍没回来才放松下来。换了鞋把外套随便一丢,还是那个不怕天不怕地但怕老婆的赵云澜。想起自己午饭还没吃,打开冰箱,一荤一素一汤再加上已经切好的苹果片,规整的放置在一处,占了这层的大半个空间。

他俩经常一起买菜,但把菜放进都是沈巍来。家买的是单开门的大冰箱,除了肉放在冷冻层之外,每次打开冰箱赵云澜觉得这简直就是强迫症的福利,第一层放瓜果,第二层放蔬菜,第三层放中午没吃完的剩菜,冰箱门的部分放鸡蛋和奶制品,还有赵云澜喜欢喝的饮料。不管给沈巍多少东西,他都能给你整整齐齐一个不拉的放进去,还特别好取,一伸手就能拿出来。不像赵云澜以前那样,冰箱里要不没有东西,要不把冰箱塞满胡乱一气,想找个什么都得把菜全搬出来又堆进去。说起来这整个家都是沈巍规制的,赵云澜是真想帮忙,看见沈巍忙前忙后的清理杂物,他也实在心疼,但是每次一帮忙好像沈巍要整理的就更多了,最后沈巍被他气得没脾气,连骗带哄着叫赵云澜去做其他的事。没办法,只能打扫卫生擦东西什么的,赵云澜甚至怀疑他再帮倒忙一秒,沈巍都能被他气死。

叮!饭热好了,赵云澜打开微波炉想把菜取出来,却被碗烫的缩回了手,悻悻的弯下腰去翻矮柜里的隔热手套,却发现柜门上贴了张纸条,好看遒劲的笔迹带着沉稳,写着隔热手套在高橱柜一层。赵云澜打开高橱柜,果然发现了手套。

沈巍太了解他,有时候赵云澜都觉得沈巍比他自己都还要了解,知道他一想要找什么东西就喜欢翻矮柜,有些其实不在那里,但他也不知道具体地方,经常把家里翻得乱七八糟。沈巍在还好,说一声就拿来了,不在就只能自己动手,他真的已经尽力把翻出来的东西放回原处,但还是很乱,这免不了沈教授看见又是一通整理。

后来沈巍干脆每次整理好就写个条贴在显眼的地方,久而久之房间的矮柜门上都有一张。

赵云澜端着饭碗用筷子拨着饭,心不在焉的小口吃着。一想到沈巍现在都还没回来又叹口气,难道遭遇不测了?想到这手一抖,夹着的菜又掉回碗里,狠狠在脑海里扇了自己一耳光,老婆在外工作就这么咒他的么,现在能伤他的人除了自己还有谁?有点气愤的用筷子戳戳饭,抱着碗扒了一口。家里安静得他不自在,虽然说沈巍也是个静性子,但只要有他在,就算赵云澜不说话也不觉得气氛压抑寂寞,更何况赵云澜本来就是个热性子,成天围在他身边吵吵闹闹的,沈巍想安静都不行。

吃了一点就不想吃了,心里烦躁得很。这么久以来他的口味都被沈巍养得越来越刁,除了特别喜欢吃的店,现在赵云澜都吃不惯其他人的手艺,这就导致了每次陪领导吃饭只动了两筷子就放下,酒也被掐死了,有段时间领导一度以为赵云澜得了绝症,命不久矣。赵云澜看着碗里可口的饭菜,谈不上有多豪华,但这些都是沈巍亲手做的,其他人没见过永远不知道他有多细致多用心,他每天早上喝的小米粥,都是沈巍在前一天晚上精心挑过,又用不粗不细的筛子筛过的,最后只留下饱满的小米。每晚都看见他备完课撸起袖子在那选小米,心里暖暖的又不禁吐槽自己是袁大头。想到这里赵云澜还是拿起筷子吃起来,剩下饭沈巍会担心。

吃完饭收拾好桌面又洗了碗,人往沙发上一躺打开电视,也不知道看什么,手机械的换着频道,脑子里早就乱了,最终决定关了电视睡一会儿,但是一闭眼就想着,人不回来,麒麟挖心的事又没个头绪。深呼吸一口,空气里沈巍的信息素淡得快没了,心突然就很慌,腺体处微微发烫,明明空调温度开得很低了,不知道为什么就感觉热,热气变着法的扰着他,衬衫都被汗湿了一点,干脆衣服裤子全脱了随意扔在地上,变得粉红的皮肤透着热湿气,一丝不挂的身体被冷气吹过舒服得他每个关节都放松了。他渴望着沈巍,omega的信息素在空气中漫延仔细搜索着,捕捉到一丝快没了的沉香味信息素就疯狂的缠上去。脑海里就浮现出沈巍的脸,眼眉如画笑得温柔,心想着沈巍再不回来让他吸一吸那真的是要命了。慢慢的,赵云澜的意识开始迷糊,陷入睡眠。

 

无间地狱向来是威震三界,以时间长罚无限人无限而出名,风头直逼九霄上的灵霄宝殿,就这么个连做鬼的都怕的地方,暴乱了。

其实暴乱年年有,但是今年特别怪。

为首的大佬生前是个道士,走了邪道危害四方,死了还成了一群死鬼的扛把子,本事大,威风得很。

带头的拉帮结派,身后跟的小弟浩浩荡荡,惊得鬼差想起了最近在人间淘过来看的古惑仔片,这群鬼就差手里来把钢棍砍刀了。

对于这种情况,地府是有经验的,镇压一次不行就再来一次,第三次就可以召唤神龙斩魂使了。

鬼王斩魂使,地府官方扛把子,天界都要让三分,拉出去贼有面。

只不过鬼差镇不住,无间地狱的边界被死鬼界的扛把子捅出个窟窿来,牛逼的都溜了,剩下要溜的也被赶过来救场的斩魂使一刀斩没了。

都说佛家有好生之德,不,沈巍不佛系,沈巍走道系。

按照规定,你要是没出边界,抓回去也不过是再加刑罚,但是出了边界,要怎么样那还真不好说。

被斩魂使斩了,就是其中一个结果,剩下的结果都刻在支撑地府的神柱上,领导有什么新奇的想法实践了,觉得可行就再往上加一条,如今这根神柱上已经密密麻麻写不下了。

边界被修好了,人也抓得差不多了,沈巍问平等王那个扛把子是谁,后者报了个名字后,斩魂使当即就黑了脸。

斩魂使很好的用表情来告诉其他人我火大你们别烦我,平等王一作揖,沈巍头都懒得点就走了。

本来是想直接回家来着,但是记得前几天赵云澜还给他念叨着想吃龙城大学隔壁街老字号绿豆糕的,袍一撩,认命的去买小点心。

龙城这个地方口味偏清淡,偏甜口,连当地人说话都带着甜味儿,好听得很,但是自家爱人可能是受了他妈妈的影响,口味重,爱吃麻辣,还没确定关系前赵云澜曾经带过一份饭要和他一起吃,偏偏那天鬼使神差的也答应了,等到把饭盖打开后沈巍都惊了,这年头炒个青菜都要放这么重的辣椒和花椒的么!

沈巍咽下口青菜喝了口水问这是谁做的,赵云澜吃了颗花椒说,我妈做的。

沈巍点了点头,他大概知道他妈妈是哪里人了。

吃完后赵云澜问他,好吃么?

好吃。沈巍点头。

呵。

等他俩在一起之后赵云澜很少吃到过一道辣菜了,连最基本的青椒炒肉都是用甜椒做的。

赵云澜胃不好,为了给他戒掉辣,沈巍充分发挥了自己copy的本领,活了几千年的老鬼王成精,天南地北的菜样样都会做,没有你点不到的,只有你想不到的,赵云澜甚至还想开玩笑的说来个满汉全席吧。

但还真有一样是沈巍 ctrl+c and ctrl+v不出来的,老字号绿豆糕。

也是出了怪事,赵云澜虽说是个omega也吃点甜食,但也是个男人,平常软软糯糯的东西都是不爱吃的,有次吃特调处集体吃汤圆,赵云澜吃了一口就放下了,黏牙。

可能是因为当时想要还那一碗饭的交情,也可能是沈巍私心,当时听很多学生说学校隔壁街有家老字号做得特别好吃,沈巍就像买来给赵云澜。

沈巍问,那家店叫什么名字?

学生说,老字号绿豆糕。

什么?

为了证明自己的阅读理解没有任何问题,沈巍按照地址摸到了那家店,明晃晃的六个大字反着阳光差点没把斩魂使那双深渊给的眼睛闪瞎。

老字号绿豆糕。

沈巍:“……”

不知道是该夸老板耿直,还是该夸他学生诚实,还是真的该把自己的脑回路拍直了。

本来以为赵云澜不喜欢吃这个,但丢过去了也不能要回来,沈巍只能小心翼翼的看赵云澜的反应,等人当着他的面吃完之后一摊手问,还有么?

从此之后就一发不可收拾。

现在沈巍褪了黑袍显出一身人间装扮,眼睛一带还是那个温文尔雅文质彬彬的大学教授,进店买了两盒糕点后,给了老板一张红票,吓得老板忙摆手,又说了句沈教授您等会儿,跑进后屋又跑出来,拿了张纸条给沈巍。

沈巍问,这是什么

老板说,这是绿豆糕的配方。

沈巍听后就想把钱包里剩下的钱都给他,毕竟是老字号,配方是一个店的性命。老板一挡,不用,沈教授你和你老婆这么久在我店里给的小费已经买的起这个配方了。

沈巍礼貌性回了一笑,不知道是因为得了配方还是因为老婆这个称呼。

人刚出门走了不久就闻到了一股中药味的alpha信息素,旁边小巷子里一群人咋咋呼呼,沈巍顺着那道信息素就找到了人,抬头一看,向来表情管理极佳的他在此时此刻不知道该露什么表情好。

摊后的人穿着一身黄色道袍,半眯着眼睛,一只手把着个大姐的脉,一只手翘着兰花指捏着小胡子,身后竖了个旗子,妇科圣手。

沈巍在心里啐他,没觉得穿着道袍和这四个字不搭么?

等凑热闹的人都走完了,道士准备收摊跑路,却看见一双锃亮的皮鞋,顺着大长腿往上一看,乐了,哟,这不是斩魂使么,熟人啊,好巧啊在这里遇见了。

沈巍笑得好看说,别装,破碗,老子知道你到这里来干啥。当然,文质彬彬沈教授还是不像糙汉赵云澜一样能说出这种话,但是话里行间的意思都是一样的。

神农药钵点头说,我来的早了,那人明天才到,现在我无处可去。

沈巍说,好解决,特调处的审讯室一直空着。

药钵卖惨,我两千多岁的碗了你就不怕把我给摔了?

沈巍冷哼,不怕。

药钵掏出一本书,标题难得让沈巍红了耳尖----omega的备孕到产后护理一条龙服务详细全书。

面色如常,沈巍一把扯过书说,特调处客厅沙发。

药钵点头,口里说着最近从小年轻那里学来的新词,ojbk。

等领着药钵到了特调处,刚刚在叽叽喳喳的一帮人顿时都愣住了。

药钵笑道,呵,斩魂使的气场还是这么强大。

沈巍横他说,审讯室。

药钵老老实实的坐在沙发上,面前的桌子上大庆睡着,半眯着看了他一眼,喷他。

看着特调处的人紧张的坐在自己位置上,装作在干活,就连楚怒之都边看股票边瞟他,沈巍皱眉,心想,刚才似乎听见他们说老赵,白剑什么的,难道……

沈巍对着刚走出来的林静说,拿剑来,该还了。

酒肉和尚整个人都是方的,肥肉横飞满面油光的大脸上露出惊恐,就连手里捏的佛珠都掉了。

阿弥陀佛,愿佛祖保佑赵施主。

林静老僧入定,手一指小郭,小郭扯着老楚,老楚看着汪徵桑赞,汪徵桑赞示意沈巍看祝红,祝红看向大庆,大庆抱着小麒麟呼噜打得震天响。

Mmp, 祝红心里骂娘。

祝红不敢说话,低着头假装玩手机,沈巍口袋里的手机震动,来了个信息,两个字,还了。

一秒后,信息被撤回了。

沈巍深深的笑了下,用手一扶眼睛,懂了。

沈巍叮嘱着众人别让破碗跑了,众人难得整齐划一的点头。

药钵作死,抽出一板蓝色药丸晃着,笑得猥琐说,斩魂使要来一板么?

其他人都想把破碗抽成陀螺,求求你可做个人吧!

沈巍不理,抬腿就走,到门口轻飘飘的来了句,用不着。

等他彻底走后,大庆抬起头幽幽的说,我今天还是别回去了吧。

又是无处可去的一晚。

楚怒之说,要不要赌一把?

其他人问,赌什么?

楚怒之说,就赌今晚沈教授会不会对老赵下手。

大庆点头,把小鱼干往前一推,我赌会,下死手。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