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浪啊

[巍澜]【abo】尘埃落定,山水相依

有瓶邪cp乱入,雷者绕道

Alpha=乾元   omega=坤泽   beta=中庸   发情期=雨露期   抑制剂=清心丸

以上称呼会混用,本文接原著完结后,两位大佬家长带着小弟一起打怪升级游山玩水的故事,有鬼怪神仙灵异,可能会牵扯到其他cp,可能会崩,崩算我的,人物算p大的,形象算剧版的。新手上路,有生子,雷者绕道。


肉渣,没全套,上接第五章,下接此文https://www.weibo.com/5404169153/profile?rightmod=1&wvr=6&mod=personnumber&is_all=1

第一篇http://www.lofter.com/lpost/1f185fa0_eec73ecf

第二篇http://www.lofter.com/lpost/1f185fa0_eec6fd30

第三篇http://86513316.lofter.com/post/1f185fa0_eef99439

第四篇https://www.weibo.com/u/5404169153?refer_flag=1005055010_&is_all=1#_rnd1534352005599

第五篇http://86513316.lofter.com/post/1f185fa0_ef44c417

番外 测字http://86513316.lofter.com/post/1f185fa0_ef400b36


人被沈巍折腾惨了,等再醒过来时夜幕已经降临。厨房里叮叮咣咣的,没一会儿沈巍就端着饭菜出来,换了身休闲装。赵云澜看着他都觉得气结,一场情事明明是两个人做的,自己哭天喊地满身水渍,他却连扣子都没解一个,穿得整整齐齐。想到之前被沈巍带到云端的感觉不禁脚底发麻,心里边骂着自己没出息边四处摔着眼刀。

“醒了?“沈巍走进床边,手摸着他的脸亲吻:”还好么?”

还好么?他还有脸问?!身体很干爽,沈巍肯定是帮他清洗过的,但体内小腹的酸胀感怎么也消不下去。其实沈巍技术很好,可能是因为鬼族的原因,他在这方面可以说是无师自通,赵云澜现在腰不疼腿不软,但就是生气,眼前的人现在是温顺驯良,柔情蜜意,但情事里的他仿佛是换了个人,身为鬼王骨子里的暴戾被赵云澜激发得全炸出来。这还得了?赵云澜心想。总有一天被他干死在床上!

……但是他喜欢。老脸一红扯着被子蒙住半张脸,闷声闷气的回答:“我饿。”

沈巍笑出声,扯掉被子就把赵云澜从床挖出来,因为先前太热,冷气放得足,赵云澜全身赤裸突然暴露在空气中冷得抖了两下。突然间一件衣服被披在身上,洗涤剂味和血沉香味一起包裹着他的身体,清清淡淡的,沉稳好闻得很。仔细一看,是沈巍的蓝色西装外套,他穿着合适,但是在赵云澜身上就变大了,白净的人在较大的深蓝色西装外套下显得娇小皮肤细腻光滑,沈巍轻咳一声红了脸。

他俩身高相仿,长得修长,但是沈巍毕竟是alpha,属于穿衣显瘦脱衣显肉的那种,八块腹肌人鱼线都不带含糊的,体格总要比赵云澜健壮些。其实他这么做也是有私心的,想看看赵云澜穿着他的衣服是什么样子,想让他的气息完全的包裹着他,让人不再逃出去。赵云澜似乎是不明白沈巍为什么红了耳尖,没意识的歪头看他,难得乖乖巧巧的坐在床上,萌得沈教授一脸血。

“吃饭了。“趁着赵云澜还没反应过来连忙把人拉起来摁在饭桌前,面前的饭菜飘来香味,引得赵云澜肚子咕的叫了一声。沈巍用手揉揉赵云澜的后脑勺,把饭盛好送到他面前。

沈巍的手艺一向不错,这么多年赵云澜每轮回转世在一个地方,他就会学当地的地方菜,不管能不能见一面,亲手做一道菜给他也是好的,记得有一世赵云澜带着群小弟们下馆子,沈巍就在后厨做好了饭菜让小二端上去,赵云澜当年也是个愣头青,吃完了饭说好吃非要把厨子挖走,帘幕后的沈巍看得好笑,塞了点钱给打下手的大妈来顶替,这事才罢休。

沈巍夹了筷子青椒炒肉放在赵云澜碗里,夹得精准,肉多青椒少,之后又夹了几片青菜叶递过去,说:“我来的时候买了点绿豆糕,老板把配方送给我了,以后我给你做。”

绿豆糕?扒着饭碗的赵云澜一听到这三个字眼睛里直犯绿光,饭咽得太快有点噎住,赶忙拿着水杯灌了几口,等好不容易顺下去,还是不忘绿豆糕,一脸兴奋的问:”哪呢哪呢?让我吃点。“

“先吃饭,休息一会儿再吃。”沈巍用筷子头轻轻碰了他一下,板着脸叫他吃饭。

哟,美人儿生气了,赵云澜收了声。

气氛难得的安静。赵云澜看着沈巍的脸,摘下眼镜后看着舒服多了,赵云澜一直都觉得沈巍的眼睛黑黑亮亮的,那种光泽他只在刚出生不久的小孩子的眼里看见过,说不出来的干净,清澈得很。

他突然想起了一句很矫情的话,有些人就算手上沾了血身上染了尘也不埋风骨,底子净,心头清,眼睛才亮。

沈巍就是这样的人吧,赵云澜想。

吃完了饭又休息了会儿,沈巍才把藏得严实的绿豆糕拿出来给他,赵云澜看见他从高柜的犄角旮旯取出来时打趣:“啊呀~沈教授,藏东西的手法见长啊,快点从实招来有没有藏私房钱?”

沈巍一挑眉:“我的工资卡不都在你那么?”

这句话瞬间戳中心中的软点,赵云澜觉得口里含着的绿豆糕都甜了几度。

电视里放着狗血爱情偶像剧,腻得死人的剧情赵云澜也不爱看,看着在水池边洗完的沈巍,坏笑下就叼着块绿豆糕颠颠的跑过去,揽着沈美人的腰就用嘴把绿豆糕递进去,沈巍被突如其来的香甜味弄得有些愣住,绿豆糕入口即化,甜味扩散完后赵云澜的舌头就在沈巍的嘴里索取着最后一丝味道,舌尖被赵云澜缠住又卷又撩,冷清的寒梅香都掺了点点蜂蜜,绕在沈巍的鼻尖。

水稀里哗啦的放着,吻过后沈巍有些气喘,不好意思看着赵云澜就干脆转身洗完,洗着洗着就小声的说了句对不起。赵云澜被这声道歉弄得满脑子都是问号,第一个反应是卧槽难道我家二狗子在外面找狗了?再一想又觉得不可能,沈巍这么长情专一的人,你把斩魂刀架在他脖子上他也不会出轨。脑筋再一转才明白过来他说的是‘俏处长大战斯文败类’的事。

嗨呀,就说心思重不好养,你还不信。赵云澜看着他一脸大无畏,抱着‘斯文败类’沈教授的腰就是一顿乱蹭,嘴角边的糖渣都蹭在白衣上:“道个屁的歉,老子喜欢。”自己的媳妇儿自己乐意宠着。

沈巍洗着碗被他弄得不方便,肩膀一顶把人别开,说:“和你在一起时间久了,我就发现自己越来越容易失控,其他的事还好说,但是每次一涉及到你或者是床上的事,这种几率就明显增大,会伤到你的。”

声音越说越小,语气越来越委屈。沈巍背对着他,那道背影在赵云澜眼里说不出的孤独落寞,几千年过去了,来来回回就他一个人,人们都怕他,憎他,厌他,唯独没有爱他的。

鬼族天性使然,刮掉印刻在身上的东西,剩下的全是本性。我心不喜,不如不生。赵云澜看着心疼,知道沈巍不喜欢自己的本性,又为了他疯狂的压抑着克制着,拼了命的把‘君子如玉’这四个字镌刻在骨骼里,想洗净一身污秽变成赵云澜口中那样的人,简直就成了魔障。但骨血里的东西就算你洗掉一回还是会再生,赵云澜其实是愧疚的,看着沈巍在他面前表现得小心翼翼,连信息是都藏得好好的,心底就被扯痛着,早知道沈巍在他死后会受苦这么久,他还不如带着他一起归于混沌,早知道他压抑着天性这么疯魔,还不如宠着他让他放肆。

现在什么事情都了结了,就算他病娇腹黑心机重又怎么样,骨血里的东西阴蛰又怎么样,他有的东西赵云澜都爱。

看着沈巍一副小媳妇的样子,赵云澜就气得好笑,斩魂使杀伐决断,就只有在他面前才会这样吧。

赵云澜上前关了水笼头,捧着沈巍的脸就是猛地一亲,用最深情的表情,说出了他有生以来觉得最惊悚最沙雕的一句话。

“我特么每次看见你皱眉头,就想拿把熨斗把你眉头撸平。”

“……”

“……”

沈巍默默的再次转过身去,打开水笼头洗着碗。

”草。“

赵云澜爆粗。

 

 

第二天,赵云澜起了个大早,不为别的,就为找那帮小崽子们算账。

和沈巍跑完步吃完早餐后,就来到了特调处,大摇大摆的走进去,张扬着信息素,身为omega的他难得体验了一把黑社会大佬的迎接派头。他先一步到处里,一帮人猛的散开远离赵云澜,纷纷低着头看地板,就像他身上有什么可怖的东西。

沈巍在后面慢慢悠悠的跟进来,拍拍他的头:“别闹。”

林静躲在实验室门口看着赵云澜,掩着半张脸在门框后完美的诠释着暗中观察。整个人就是个.jpg

仔仔细细打量着顶头上司,确定走路没有半点问题,瞬间窜出来扯着嗓子喊:“我就说吧!不存在的,快给钱别想耍赖!”

祝红反手就甩了小郭的日记本摔在酒肉和尚的肚子上,一脸嫌弃:“省省吧你,你是beta,老赵身上这么剽悍的alpha信息素你闻不到。”

小郭伸着个手要去捡,被楚怒之拉住,后者说:“林静,别赖帐,愿赌服输,还有给小郭买个新日记本。”

“就是呀。”大庆走到林静腿边,一双猫儿眼笑得好看:“还有小爷的零食。”

“还有桑赞的《辞海》”汪徵轻轻飘过。

赵云澜气得都豁豁磨牙,手指头抖着指向他们几个,说:”佞臣……“

祝红拿出口红补着妆,本着气死昆仑君的宗旨,又加了一把火:”用你的菊花打赌呢,开心么?“

小郭翘起拇指,说话简单粗暴不打码,红姐你气赵处贼6!

赵云澜在心中默背着《莫生气》,决定喝杯茶冷静一下:”老子气个屁,你们全都要扣工资!”

自从他当令主后记忆力飞快上涨,书看得头疼但《莫生气》倒背如流。

一股中药味儿的alpha信息素飘来,赵云澜还以为他们要给他煎毒药,穿着道袍的神农药钵拎了个妇科圣手的旗子过来,看见赵云澜一招手笑的暧昧:”小澜澜,好久不见,梅开二度啊,被日了。”

“噗!“赵云澜喷茶,桌子瞬间被掀翻上房顶。

这日子没法过了!

赵云澜撒出鞭子就想抽药钵,沈巍拦住他,好声好气的哄着说:”别抽他。“赵云澜一脸怎么连你也这样的表情看着沈巍,沈巍怕他误会,手一扶眼镜急着解释:”留着给你看病。“

赵云澜怒:”我没病!”

 

从盘古洪荒女娲造人开始,这片土地就充满了神奇。

仙门百家,佛缘修道,无一不是求一个善果,运气好的还可以位列仙班。

所以当赵云澜遇见吴邪时,是充满疑惑的。

他是在赵云澜一次出差时认识的,初见他时只觉得那小子是个愣头青,被家人保护得好好的,底子干干净净,笑得单纯,什么都不懂,顶着一身茶香的omega信息素就在一堆alpha里窜,不知收敛,连发情时的抑制剂都是赵云澜帮忙买的。

最后用没用他不知道,反正当时来了个alpha小哥把他接走了,身后还跟了个胖子。

那个小哥给赵云澜有种说不清的感觉,赵云澜只知道那小哥叫张起灵,一身冷清的气质,形单影只的,人也不爱说话,面冷心硬,眼神平静如古井,赵云澜还没遇见沈巍前就只在爷爷身上见过这种眼神,认识沈巍后终于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就像一个老人活了很久,整个人都不会泛起涟漪,没事就发个呆回顾一生一样。

是个人闻见那小哥的信息素都会躲得远远的,张扬霸道的雪松味alpha信息素让人觉得害怕。麒麟一笑,阎王绕道,人人都说他是道上不好惹的角儿,底子也摸不清,可吴邪就是傻乎乎的凑上去,左一句小哥右一句小哥,把身旁的胖子都逗笑了。

赵云澜还记得那胖子是北京潘家园的,姓王,钻石王老五的王,大龄单身beta,嘴里没溜经常跑火车,但办事那是相当靠谱,

王胖子没事就叫吴邪‘小天真’,赵云澜想想也真对,可不是傻么。

当满身都是甜味儿的吴邪被张小哥接走时,他还挺担心,胖子在后面一拦说,没事,小哥会照顾好他的。

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赵云澜告诉自己,或许那小哥真的只是面冷呢,或许他的心和信息素一样是暖的呢,说不定吴邪这个傻小子真的可以把这潭死水变得沸腾呢。

等过几天忙完手头事一回来,赵云澜就知道自己操心过头了,吴邪身上的信息素都变了,掺着雪松味的茶香都想让赵云澜归隐田园,还有张小哥对那傻小子一通好啊,啧啧啧,捧在手里怕丢了,含在口里怕化了,走路恨不得拴在裤腰带上,小俩口过得蜜里调油似得。

旁边王胖子顶着两个大黑眼圈抽着烟没眼看,说,这他妈哪是想拴裤腰带,这他妈是想藏进裤头里揣着吧。

赵云澜在一旁抽烟,对头,腻歪死个人,我要是有老婆绝对不会这么腻。

但当第二次见到吴邪时,赵云澜就怀疑自己的眼光是不是有问题。

那已经是好几年后了,手臂上17道刀疤刺眼得很,最可怖的是他脖子上的那道疤,再深一分都救不回来。浑身是凌厉的气势,顶着个光头一天到晚脑子劈叉当蛇精病,整个人瘦得很也邪佞得很,青涩褪去全被狠厉取代,道上的人都尊称他吴小佛爷,不是因为他有多佛系,是因为笑着刮人骨。

但赵云澜看着吴邪的眼睛时还是觉得他没变,眼底子干净得很,只是把自己藏起来了,活成自己爱人的模样。

他身边只有王胖子跟着,赵云澜不敢问张小哥去哪了,因为吴邪信息素里的雪松味儿淡得闻不到。

难道午夜场狗血家庭伦理大剧在吴邪身上上演了?赵云澜觉得不可能,张小哥看着是个冷人,但是却专一长情。

后来他才听吴邪透露说了一点,那人去长白山当守门大爷了,而吴邪要做的是布局破局,让自己老公出来后安安心心和他过日子。

几句话说的简单,身上的疤怕是一辈子都消不掉了。

赵云澜当时可能也和吴邪呆久了,脑子也和他一样容易劈叉,当时就劝着说,你这么做又是何必,吴家是仙门百家中的九门提督之一,你人又是万里挑一的人,现在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一身顽性嫌命长是吧?

吴邪听了摆手,休说休说,之后又是一碗酒。

赵云澜觉得自己是傻了才劝他,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劝了也是白劝。

所以当赵云澜看着面前这个alpha,闻见他身上的雪松味混着茶味时,他突然觉得自己的眼光没问题,毕竟自己也是昆仑山成精。

来的人还是一身清冷,眼神平静但是好歹带点人间烟火气儿,暖得很,哪像以前无欲无求跟个仙男似的,身穿蓝色兜衣帽,背着用布条缠着的长条,那东西的气势赵云澜能感觉得出来,煞气足,是刀。

明明身上没有杀气,也没信息素压制,但他走进特调处那一刻所有人都不说话了,好像被镇住一般。

赵云澜能感觉到身后的沈巍气场都不对了,好像来的人十分危险,扯着就把他藏在身后。

赵云澜轻拍他,安慰着说:“没事,以前也见过。”

沈巍惊得皱眉,还是牵着赵云澜的手说:”你们见过?“

“对啊,好几年前了。”赵云澜回头冲汪徵说:“用我上次带来的茶叶泡几杯茶。”

招呼着大家坐下,将大庆打发到一边去把桌子腾出来,一旁的药钵要拿着个旗子屁颠屁颠的挪过来,被赵云澜一脸嫌弃的赶到另外一边。

沈巍着赵云澜肩并肩坐在沙发上,沈巍看着赵云澜,赵云澜打量着那人,他归位的时间不算久,但他和沈巍闹得事情很大,三界没有不知道的,如果不是十分麻烦的事,按照吴邪的性格他肯定不会找过来,也不会让身边的人找过来。

茶沏好了,汪徵用最近赵云澜新买的茶盏倒好,整齐的放在他们面前,古意盎然。

赵云澜看着面前的茶盏对汪徵说:“再沏一杯,还有人来。”

等最后一杯茶放好后,沈巍终于没有盯着赵云澜看,端起茶盏吹着抿了一口,只是面色不敢放松。

空气里茶香飘飘荡荡,赵云澜突然觉得这茶香有点像吴邪身上的味道。

“说吧,张起灵。“赵云澜翘起二郎腿把手往沈巍肩上一搭,痞帅痞帅的:”有何贵干呐。“

张起灵也不说话,睁着乌黑的眼睛看着他,十分平静,赵云澜自诩没吴邪那样的本事,能当个面瘫的翻译机,所以就陪他一起耗着,看谁耗得过谁。忽然间赵云澜感觉有什么东西从沈巍的方向过来,一路钻到了他的腰后,像个暖宝宝一样熨帖在后面,只不过体型大得让赵云澜的要被迫微微拱起来。

难道是沈教授想玩什么奇怪的play?赵云澜看向沈巍,人家端端正正的坐在旁边,除了后脑勺的头发被他的胳膊弄得有点乱外,非常符合君子雅正端方的标准,沈巍看向他,摇头,眼神示意赵云澜看自己的后腰。

赵云澜明显感觉到身后的小东西抖了抖,所以和沈巍贴的更紧了,把后面挡得了个严实。

对面的张起灵显然也能看得见这个动作,终于开口说:”昆仑君,两件事。“

过了多年还是这么言简意赅,赵云澜点头,喝了口茶,他难得听懂闷王的话:”嗯,是什么?“

“一,找人。”张起灵目光盯着被赵云澜挡住的地方,带点严厉的口气说:“出来。”

赵云澜都明显看得出那张面瘫脸都黑了几分,想必背后的小东西和他有渊源,要不然怎么会想老爹训傻儿子似的表情。身后的小东西顿了一拍,赵云澜都知道他往后缩了几分,但最后还是慢慢的从赵云澜的腰侧后面探出小半长脸来看了张起灵一眼,走出来站在地上,毕恭毕敬一低头,喊了声:“父亲。”

……啥玩意儿?

赵云澜把张凌瑞捞起来抱在手里,反复的对比看着这俩人,可能是因为张凌瑞现在还是小麒麟的原因,他和张起灵只有眼睛是很像的,赵云澜又不好意思叫张起灵变个真身让他对比对比,既然这小子都叫了父亲了,那应该就不是拐卖仙门儿童。

哦哟,那你父亲可真凶啊。

“等会儿,“赵云澜看着张凌瑞,手一指张起灵问道:”他是你爹,那你娘是不是吴邪?“

一听到吴邪这两个字张凌瑞就眼睛泛光,屁股朝着他爹尾巴甩得贼欢快,满脸兴奋的看着赵云澜说:”小哥哥,原来你认识我阿娘?“张凌瑞甩了甩腰,挣脱了赵云澜的手跑向了张起灵,直起身子伸着两只小爪子想要搭在张起灵的膝头,无奈实在是有点小够不到,只能抓着裤腿晃动:“父亲父亲,你来了,那我阿娘呢?我阿娘来了没有?”

除了眼睛像你父亲,那股傻劲儿到随着吴邪。赵云澜看着张凌瑞觉得可爱,嘴角不知道什么时候扬起的,脸上都酒窝都显出一点来。沈巍看着赵云澜,把手拿过来放在手心里,用拇指摩擦着他的虎口,赵云澜转头看向他,心想他俩要是有个孩子,就沈巍这基因,那是真的好看啊。

一旁的神农药钵倒是酸的牙疼,啧啧啧,一个撒狗粮一个撒亲子粮,可怜我这孤家寡人一个。本想找其他人一起踢翻这碗粮,谁知道处里其他人都躲不见了。

药钵挑眉,很有经验嘛,看来被狗粮拍脸过不少次啊。

张凌瑞还在缠着他父亲问着他娘,张起灵倒是被着自家儿子这副模样弄得脸色好了几分,可能是那傻气有点像吴邪的原因。

 “叫爹爹,我都说了多少次了。”来的人嗓音好听,一抹茶香随着人跟进来,信息素里的雪松味倒是比之前见他时候浓得多。

赵云澜深深一笑,也不起身去迎,只是摆着手招呼着他坐下,把那盏茶推到他面前。

“哟,来了,卤蛋。“

“对,到了,芒果。”

就这两句话的功夫,沈巍无奈得直摇头,这两人怼人的功夫不分上下。

赵云澜笑得像个老父亲一样看着对面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模样,人突然犯懒,干脆往沈巍身上一靠,腿伸直了,一副大佬模样。沈巍宠他,用手拢了拢,脸上还是一副紧张的神色。

赵云澜笑他:“没事儿这么紧张干嘛,你看那破碗,一天到晚傻得跟个二愣子似的,活得多自在。”

突然被点名的药钵也不恼,对着赵云澜笑得邪气:“那是因为我不亏心。”

呵。赵云澜一个冷笑,反手就是一道禁言符。叫你bb,闭嘴。

“嗯?还未发现这里还有个人啊。”吴邪生的一副好皮囊,笑得也是人畜无害:“这不是先前去咱们家看风水那老神仙么?怎么也来这了?”

吴邪怼人的毒舌功夫赵云澜是见过的,他曾经亲眼见过他把一个大妈怼到直接没脾气。刚刚那话里‘风水’二字咬得极重,惹得赵云澜一阵发笑。

沈巍满脸问号的看着他,赵云澜解释说:“你只管地下,人又不爱和外界接触你不知道,仙门百家里有九个扛把子,吴家就是之一,什么算命看风水测字都是小意思,你去他家看风水,破碗,你失了智?”

神农药钵白眼一翻,哼了一声,不理。

笑完之后终于正色问吴邪:“你们不只是为了小儿子来的,不是还有个其二么。”

吴邪看向张起灵,后者看着赵云澜说:“雪华。”

雪华……是什么?赵云澜仔细再回忆里思索着这个名字,他的记忆实在是太多了,没个一两把年还真想不起来,不行,他要搜索‘巍巍百科’。

一个询问的眼神丢过去,人形自走搜索库就开始工作,没两秒就握着赵云澜的手说:“雪华是你还在昆仑山时亲手做的一串玉珠,当时你是取了昆仑山里的雪玉做的,之后你就留给我,我记得你带过很长一段时间。”

赵云澜是真没这个印象,不过沈巍说有那就是肯定有的,至于是个怎么留法,赵云澜用脚趾头都能想得到。可能他身后的遗物都是他清理的,也可能他把那串玉珠带在身边。

“哪呢?“赵云澜问。

“在你办公室,我去找。”

说着沈巍就去他办公室翻翻找找,他办公室乱,一般都是沈巍收拾的,有些时候实在想不起来有样东西在哪了就问沈巍,大到枪支证件,小到橡皮文件,他都记得。

没一会儿沈巍就拿这个棉布包出来了,赵云澜把棉布包打开,取出来放在手心。玉珠一共有十二颗,个个都是圆润光滑,可以看出之前被人带了很久,珠子里蕴含的灵力非常强劲,但是温和,看起来的确是个好东西。

沈巍在一边解释说:“本就是你亲手做的,灵力强大,又被你带久了,沾染了你很多灵气。”那目光看着它充满了怀恋:“那是你走后,我就去了趟昆仑神殿,把它找了出来,带在身边。”

沈巍苦笑:“ 人们都说这东西能起死回生,肉白骨,其实它也就是个养人的功效,带的久了伤痛就被灵力治好了,也没有外面传的这么神奇,否则……”你也不会离开我。

沈巍没说的是,把它带在身边,每次找到你时都会把这串珠子放在离你近但又隐蔽的地方,护着你。

赵云澜知道他的意思,按理说玉珠直接放在那里就好,沈巍用加了持的棉布包着,是怕自己身上的戾气影响到它,反而起不到养人的作用了。

赵云澜冲沈巍一笑,抚摸着他的手背。

手一抬,就抛给了张起灵,后者也不含糊,一个反手就给吴邪带上。

带上后吴邪的脸色倒是好看了许多。

赵云澜手指虚空一晃,撤了药钵的禁言符,拿起茶盏说:“不是妇科圣手么,来给他把个脉。”

吴邪边撸袖子边笑骂:“我可去你的妇科吧。”

趁着把着脉的功夫,赵云澜抬起眼皮看了张起灵一眼说:“你们是怎么知道雪华的,历史这么久远了,知道的人都死了差不多了吧。”药钵的手一震,赵云澜装作没看见。

吴邪点点头说:”是。“

杭州一副水好米香养人样,但就是没把吴邪养起来。

他自己也知道,自己的身体在这十年里被豁豁得不成样子,恐怕没陪张起灵和王胖子几年,自己到先去见阎王了。

到了阎王殿也不好意思交代,要是阎王问起来咋死的,回个自己作死的,那老吴家的脸往哪搁?

所以说吴邪肯定是想活着的,不为那个死没良心的张起灵也得为自己生的小崽子考虑。

自从看门张大爷回来后就不停的想着法替吴邪寻方子,他活得久,认识的神仙多,上到仙城下黄泉都找了,没办法。

吴邪说,算了吧,别瞎折腾了好好过日子吧。

张起灵不答,继续找。

直到在肥遗来找他的前三个月,店里来了个老道,吴邪还坐在在自家店里的摇椅上打着盹呢,但是睁眼一看就知道不是个好惹的角儿,因为后面挂着的旗子写着妇科圣手。

老道拿着罗盘在店里走走晃晃,最后走到吴邪跟前一叹气,嗨呀,可惜咯,活不长了。

吴邪笑着拿大白狗腿砸了他的罗盘。

张起灵正好从后院出来,吴邪看见他就问,你熟人?

张起灵点点头,又摇摇头。

嗯,可以,这很张起灵。

最后这两人还是把老道好茶好吃的供着,张起灵看着老道不说话,倒是老道一直抓着吴邪不放,又是翻眼皮又是伸舌头的,吴邪一晃眼看见阳光下‘妇科圣手’四个烫金大字,被烦得太阳穴突突跳。

老道一沉吟,半眯着眼看着张起灵,摸着胡子一副高深莫测样。

想治?老道问。

废话。吴邪白眼一翻。

想治可以。老道从衣袖里抹出张纸条,去这个地方,要雪华。

纸条透着药味儿,潇潇洒洒写着几个大字,大学路九号,特别调查处。

之后自家儿子又不是个让人省心的主,瞒着自己爸爸溜出去,要不是吴邪出关得早些给他求情,又陪着自家alpha一起来找,小东西估计现在都凉了。

赵云澜听完后一声嗤笑,凉凉的说:”破碗,你可以啊。“

神农药钵一吹胡子:”昆仑君谬赞。“

赵云澜甩了个白眼,端着茶盏看了眼表,对沈巍说:”时间到了,该去了。“

沈巍倒是没想到赵云澜今天要出去,他以为肥遗那个案子的报告就够他忙的了:”你今天要出去?“

赵云澜扬眉:”你今天上午10:45还要给大二的学生上课呢。“年纪大了记性也差了?

沈巍顿时想起来了,明天是放高温假,今天有发假前最后一节课,要不是赵云澜提醒他还真把这事给忘了。但是看着坐在这里的张起灵和神农药钵,皱眉说:”我还是请假吧。“

赵云澜忙摆手,笑得吊儿郎当:”不用,忙你的去吧,再说了你不搬砖谁养我啊?“

“……那好,我今天就只有一节课,忙完了我就过来。”

赵云澜笑得可爱,看着沈巍走的时候还飞了个吻,惹得沈教授耳尖都红了。

当沈巍前脚刚踏出特调处大门,赵云澜后脚脸色就变了,去了吊儿郎当的笑容,他这副正儿八经的样子吴邪倒还看不习惯。

赵云澜看着药钵一脸讨嫌的样子,把‘我就是很嫌弃你但是懒得说出口’这副表情表达的淋漓尽致,按着性子喝了口茶,问:”都把了这么久的脉了能不能治?“

药钵点头:”能。“

赵云澜把茶盏一搁:”治,治不好砸了你的庙宇。”

吴邪见赵云澜其实也就几面,但就是觉得他身上有种亲和力,面上凶巴巴的但心里好得很,所以见面的次数虽然少,但也是当好友对待,只不过这次能这么顺利,他也着实没想到。

神农药钵在一旁写着药方,文房四宝都是随身带着的,看着潇洒飞扬的字迹倒也配他。赵云澜摸摸胡茬看着张起灵思量一会儿,说:”张兄,我有个问题请教。“

张起灵显然没料到赵云澜会突然提问,细长的丹凤眼透露出还未回神的迷茫,旁边的吴邪倒是反应快,说:”请教不敢当,昆仑君有什么就问吧。“

赵云澜点头问道:”麒麟挖心,你知道这件事么?“

吴邪皱眉思考着,他虽然是吴家的人,仙门百家的八卦也听过不少,甚至有些门派的做的肮脏事他都知道,但对于赵云澜问的这件事他还真没听说过,他看向自家的alpha,发现张起灵终于回神思考问题,听到这四个字后瞳孔就猛地一缩。

有秘密啊,吴邪想。

在一旁的神农药钵不说话,继续研究着方子,一声嗤笑。

向来惜字如金的张起灵这回被赵云澜撬开了葫芦盖,他沉声说:”是我叔父的事。“

什么?!赵云澜的确是被惊到了。他在知道这个线索后想了很久,’麒麟挖心‘这四个字虽然听起来够唬人的,但是仔细推敲起来还是有不同的意思,抛开麒麟是被挖心还是把人家心挖了不谈,沈巍现在活得好好的肯定是前者,那就存在麒麟是主动给,沈巍强迫他挖,互换条件三种可能。麒麟这种神仙从上古时期就有,和龙族凤族并肩,当年那群中二神魔争地盘打群架的时候,麒麟一族是保留中间态度不参战,所以到如今修仙界他们反而实力最强。

不过再怎么推论也无法为沈巍开脱,毕竟是他挖人家的心,心这种东西又不是可再生资源,挖了是个神仙都活不成,这和人被杀就得死是一个道理。而沈巍做这些无非是因为赵云澜出了什么事,要不然就他这么个性格……如果有人得罪他自己,沈巍可能不屑于理那些人,但如果赵云澜出了什么事,沈巍把那些人挫骨扬灰了都不算够的。

难怪沈巍在看见张起灵时的反应这么奇怪,怕不是他以为张起灵过来是来寻仇的。

赵云澜坐直了说:”你仔细说。”

张起灵看着赵云澜,面瘫脸终于有了一丝表情:”当年张家内家在东北,斩魂使突然拜访,说要讨药,那时族里资辈最老的就是叔父,斩魂使去了他所在的府邸后,叔父就再也没露过面,直到长老再进去,才发现叔父早已辞世,他留有遗书,嘱咐后世子孙不可寻仇,不可宣扬,不可告发,就当无此事发生。“

赵云澜听后手中茶盏一晃,默然良久。沈巍欠下的债也是他的债,沈巍身上的孽亦是他的孽,现在’债主‘在这,赵云澜却不知道做什么好。

吴邪听后安抚着早在他怀里睡去的张凌瑞,手摸了摸张起灵的背,后者摇头说:”昆仑君不必纠结于此,我们都懂得,现世安好,才是最重要的。“
赵云澜看着张起灵的眼睛不说话,他竟然从张起灵的眼神里看见了一丝释然,仿佛是困扰他多年的难题现在有了答案一样,安心而又平静。赵云澜点头,可还想问什么,张起灵就是坐在那双眼望着天花板不肯说了,跟个锯嘴葫芦一样,吴邪打趣说:“你可别问他了,他一天到晚跟个闷油瓶一样,今天说的话可以抵他三个月的量了。”

”昆仑君可想知道这其中的因果是什么?“神农药钵写完药方,拿着纸在空中晃动吹干墨迹,眼神玩味的看着赵云澜:”其实这些都藏在你的记忆里。”

这句话和肥遗说得倒是如出一辙,赵云澜直觉告诉自己,这个破碗看起来是正派,浓眉大眼全是正气,但底子里邪性得很,尤其是对沈巍带点有色眼镜,他摆明了是挖了个坑让他自己往里跳,他现在记忆复苏的速度时缓时快,如果要加快进程必须要辅助才行,赵云澜要是想弄清这件事的头尾,免不了吃点什么药。

赵云澜眉一挑看着药钵,眼皮都跳了。

他看赵云澜没表态,倒是自己先说出来了:“花族有一种酒,叫做莫流连,这种酒喝了可以让你什么都想起来。”

果然。如果不是知道他老本行是巫医,赵云澜简直都怀疑他是搞推销的,卖主都不知道的情况下他就把东西推销出去了。

赵云澜这边还满脸写着‘你这么蔫儿坏爸爸我当时就该一鞭子抽死你’的表情,张起灵那边就开始放杀气了,丹凤眼半眯着甩着眼刀,药钵怂得不敢多说什么,只是给了赵云澜一个眼神。

话尽于此,你懂的,昆仑君。

赵云澜懒得看他,挖个坑他就跳,他是二傻子?

赵云澜低头喝了口茶看了眼表,掐着时间沈巍也该回来了,突然想到了什么,看着吴邪说:“我这里正好有丹药,是从太上老君那里讨过来的 ,给你来两包吧。”

还未等吴邪回答,张起灵一点头:“再好不过。”

太上老君的仙丹有多难得是个神仙都知道,当年张起灵去了天界找他威逼利诱了半天,还用族里上等法器做交换,才换得一包,但这一包足以让吴邪续命一段时间。

赵云澜去办公室上上下下翻了老半天,明明是记得沈巍说是放在这里的啊,咋没有呢?

“你在找什么?”

赵云澜回头看,沈巍正好这个时间上完课回来,因为急着赶路,额头都是细汗,他一进来就看见办公室已经被熊汉子翻得乱糟糟,估计沈教授又要花点时间去整理。

赵云澜看着自己的杰作笑得不好意思:“我在找太上老君的丹药啊,你放哪了?“

沈巍走到靠墙边的储物柜一打开,三大包灵丹整整齐齐放在里面,旁边还有沈巍上次去天界带回来的茶叶。

熊汉子摸着鼻子干笑两声,明明是自己的办公室,东西放哪都不知道,他扯起袖子给沈巍轻轻的擦着额头上的汗,试图掩饰这种尴尬,后者只是笑得无奈摇着头。

赵云澜取了两包灵丹,又把茶叶带上,一起递给吴邪:”茶叶就是今天喝的那个茶,我觉得还是挺香的。”

吴邪点头,但当看着手上的两大包灵丹时,不禁对赵云澜的话产生了怀疑:“讨?”吴邪晃晃手里的两大包。

“给。“赵云澜语气平静,一脸理所应当,旁边的沈巍脸皮没他这么厚,还是轻咳一声别过脸去。

吴邪一脸了然。

“我们该走了。”吴邪说着摇醒了怀里的小麒麟:“说再见。”

小东西在吴邪怀里少见的乖巧,黑溜溜的眼睛一片天真烂漫,蹭着赵云澜的手撒着娇,赵云澜也不躲,也许是触动到了心中的柔软,也许是想看看小家伙化形成人是什么样子,他手中输了灵力过去,吴邪怀里的小麒麟化了形,变成五岁小孩模样,看面相简直和吴邪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倒是那双眼睛像极了张起灵。

吴邪看着怀里的小人儿变了样,张着双和张起灵一样乌黑乌黑的眼睛却偏偏单纯中透着傻气,看来以后也是个倔性子。

”多谢你。“吴邪说。

赵云澜摇头,和沈巍一起把人送走。

看着走远的三人,赵云澜问,会好吧。沈巍点头,会好的。

神农药钵也走了,美其名曰悬壶济世救死扶伤,赵云澜呵呵一笑,破碗你还以为我不知道你?你这是怕被鞭子抽成陀螺吧。

在赵云澜一脸嫌弃的表情下,神农药钵也圆润的滚远了,反正他的目的也达成。


评论(2)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