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浪啊

[巍澜]【abo】尘埃落定,山水相依

车部分在微博,挂了再发  第一篇 第二篇 第三篇 第四篇 第五篇 肉渣没全套

第六篇 番外 测字

我瞎jb乱写你们就瞎jb乱看吧,我写得怎么样心里有b数的。

这是不会被和谐部分,微博第一条是车,全的。

Alpha=乾元   omega=坤泽   beta=中庸   发情期=雨露期   抑制剂=清心丸

以上称呼会混用,本文接原著完结后,两位大佬家长带着小弟一起打怪升级游山玩水的故事,有鬼怪神仙灵异,可能会牵扯到其他cp,可能会崩,崩算我的,人物算p大的,形象算剧版的。新手上路,有生子,雷者绕道。


等到一屋子神仙都走了,特调处的其他人才出来,楚怒之口中啧啧啧,感叹说活得久了就是不一样,认识的神仙也个顶个的牛逼。

赵云澜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这些人,按理来说这一个个也都是人中龙凤了,一天到晚在外面牛逼哄哄的,怎么到这种场合还是这么怂得出奇。丢脸!还得练!

大庆慢慢悠悠从后面出来,刚刚剥削完林静的钱包买了小零食心情好得不得了,看见桌子上的茶盏觉得好看,纵身一跃就跳上去用爪子推弄着:“老赵!你什么时候买的茶盏,我没见过。”

赵云澜看着那只肉爪子都快把茶盏推到了桌子边缘,赶忙抓着大庆的后颈皮把他拎起来:“你眼里除了吃的还有什么?我给你十个塑料杯子让你推,别豁豁它了行不。”

祝红在一旁拆台:“我可从来没见过鬼见愁喜欢这种风格的东西,能让他转了性子的只有沈教授了。”

林静朝祝红的方向比了个六,强啊兄弟。

赵云澜眼见被戳穿了也懒得理他们,只是看着坐在沙发上喝茶的沈巍,修长的手指端着青瓷茶盏,在赵云澜眼里反正就是贼特么美。

其实这茶盏是上次他俩逛街时买的,沈巍只在这套茶具面前多看了两眼,赵云澜估摸着他还喜欢就买了,鉴于家里的茶具已经多的可以开大会,干脆放在处里。

“我突然喜欢了不行啊。”赵云澜似乎觉得自己还能再坚持一下,他说这句话时突然想起几年前自己和王胖子说的那句,一时间觉得自己脸上火辣辣的疼。

想着拿什么来转移话题,突然记起上头发了一大钱说要犒劳特调处,赵云澜赶紧把话头引到这上面来。

“来来来,”赵云澜一拍手,从钱包里抽出一张银行卡,亮了亮:“上头说这次案子辛苦我们了,特地发了一笔奖金,明天放高温假,今天我们好好吃一顿,不醉不归啊。”

啪的一下把卡拍在桌上,众人嗷嗷直叫,鉴于夜班组的不能出去饭店吃,赵云澜嘱咐着祝红他们去采购,再不把他们支出去他都觉得自己身处狼窝里。

“赵处,“小郭拿个笔记本问道:”去哪个店买啊,你们有什么想吃的么?“

赵云澜坐在沈巍旁边喝口茶,拽的跟个二五八万似的:”龙城酒店,安排上,我这里有坛蛇四婶的酒,你们可以再多买点酒水。”

祝红听得一愣:”老赵到底发了多少钱啊,龙城酒店很贵的,还有你什么时候得了我婶的酒?“

“哎呀吃不穷的,你们尽管点,上次去见你四叔,他让我带了两坛,在办公室放着呢,一坛给你,我那一坛你们分了得了,一会儿我放你位置上。”

祝红摇头:”我那一坛也分了得了。“

赵云澜说着好好好连忙把人都轰了出去,叹一口气总算是清净了。汪徵桑赞洗着茶盏水杯,准备碗筷,沈巍听见赵云澜说不醉不归就板起脸训他:”你不许喝酒。“

“我这不是把自己的酒都贡献出来了么。”赵云澜知道沈巍平时任他浪,但一到‘不良嗜好’就掐得死死的,触碰一点下限就变着法在赵云澜身上讨回,身上私密处被沈巍啃得全是红痕,连赵云澜这个老流氓看了都脸红,偏生沈美人看见了没事,要是再犯了继续啃。

沈巍皱着眉抿着嘴,脸绷得直直的,但还是压低了嗓音继续劝:”你要到发情期了,身上的信息素都变甜了,自己没察觉么?“

发情期?没有,不存在察觉的,赵云澜还没遇见沈巍前生活过得浑浑噩噩,除了上班就是当龙城第一浪子,涂着林静给他特制的alpha信息素甩着镇魂鞭大杀四方,鞭子一出抽十个alpha都和割草似的,他从不记发情期的时间,这又不像大姨妈一样还能掐着手指算日子,而且他的特殊时期好过得一比,如果不是因为信息素容易招狼他觉得自己还能再浪点。

沈巍看见赵云澜一脸‘原来还有发情期这种东西’的表情就来气,干脆别过头不去看他。

赵云澜手下巴搁在他的肩头上,呼吸全喷洒在沈巍的脖颈处,没过一两秒成功的看见沈美人的脖子变红,沈巍想扭过身子他抱住,看着他一副被欺负惨了的样子就觉得有趣。

Omega的信息素带着甜直往沈巍身上钻,好像要拧成一根根丝线想把他束一样,沈巍终于舍得看他了,赵云澜水灵灵的眼睛无辜的眨巴着,嗓音低沉带着特有的魅惑勾引沈巍:”你就不想知道我喜欢的酒是什么味道?”赵云澜凑近沈巍的耳边,说着悄悄话,热热的湿气混着字音直往耳里飘,手也开始不老实在西装外套底下摸着腰线:”而且……你昨晚不是标记我了么?”

沈巍最吃不住赵云澜这样咬耳朵,轻轻磁磁的声音惹得他下腹一片火热,一想起昨晚的事脸就涨红,alpha信息素不受控制的露出一点,闻着赵云澜身上带着自己的味道就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圆滑的指尖轻抚着沈巍的喉结,一笔笔描绘出形状,闷笑着挠了挠他的下巴。赵云澜的体温比他高,触摸时总是会引起全身舒爽,伴着轻柔的动作全部奔着内心的柔软而去。

沈巍突然觉得热,扯松了领带,明明连表情都化了,还是绷着嘴角说:“那只是临时标记……只许喝一点。”

赵云澜不用扒他衣服都知道他全身都红了,连手背都泛着红晕,吧叽一下亲了他一口,惊得沈巍赶忙推他。

在后面观摩全程的大庆舔着爪子,踢翻了这碗狗粮就去找汪徵。

呵,就只有沈教授能被你撩成这副样子。

等楚怒之把卡还给他时,他才知道这帮人有多能花钱,除了一大桌子菜其他全是酒和饮料,赵云澜觉得这帮崽子们的阅读分析能拿满分,深刻理解了‘不醉不归’这四个字,并且做出实践,他都想和沈巍说关了特调处收拾收拾让他们上龙大中文学院吧。

赵云澜看着他们买的东西直发愣,白的啤的红的一箱又一箱。

晃晃手里的卡问楚怒之,没了?

楚怒之一摊手,没了。

可以,一次性刷爆卡溜得一比。

还没到晚上就嗨到不行,楚怒之和林静拿着酒瓶就对着吹,喝了一瓶就开始跳老年迪斯科,祝红把门关上帘子拉上开着彩灯,土嗨的音乐放着,整个特调处瞬间变成夜店,依稀让他回忆起多年前当龙城第一浪子的时光。其实祝红除了毒舌爱拆塔也不是一无是处,赵云澜想,以后就叫她去打碟赚外快。

沈巍其实待不惯这么吵闹的环境,但看赵云澜玩得开心也就随他去,小郭他们来敬酒也让他喝点,自己多给他夹青菜吃行了。

喝了酒觉得热,赵云澜脱了外套继续浪,转头发现沈巍在一旁坐得端正,衣着整齐的喝着茶,怎么看怎么觉得别扭,从背后抱着沈巍的腰说,沈教授穿着西装来‘夜店’可还行。五秒给人上身扒得只剩白色衬衫,扯下领带就解开衬衫的第一颗扣,还把扎在裤腰带里的衣角给拉出来,蹲下再想动作时沈巍抓着他的爪子架起他,额角青筋暴起呼吸都变得急促。

可能是喝了酒就放得开,赵云澜撩了一把沈巍笑着说,美人儿今晚约不约啊?

不约,沈巍给赵云澜碗里夹菜。

赵云澜看见沈巍杯子里的茶水就好笑,上次替他挡了酒,喝晕乎了就想酒后乱性,谁知道性没乱成倒乱掉自己的马甲,怕不是有心理阴影再也不敢喝酒了。

伸手拿过沈巍的杯子饮尽茶水,把从蛇族带来的酒打开给沈巍倒了杯,一股醇香缓慢充斥着整个特调处大厅。这种酒是用蛇族特有的蛇果酿造,赵云澜以前喝过一坛,虽说是果子酒但是后劲强,入口又辣又香,浓度都能比得上烧刀子了。

酒香散得快人来得也快,祝红第一个跑来到了满满一杯,就连大庆也叼来个小碗讨要,等到赵云澜再想给自己倒时发现已经被他们瓜分完了。

赵云澜可怜兮兮的看着沈巍,眼睛沾了酒气变得亮,蛊惑得沈巍分了一半酒给赵云澜。

沈巍不是一杯倒,酒量不算大但还是能喝点,以前也不是没喝过,第一次喝酒是昆仑君走后很多年,他还记得昆仑每次喝醉酒满脸潮红的样子,看着勾人,心里就很好奇酒到底是什么味道,直到那年他从花族要来一坛酒,喝过之后感觉实在不好,整整在床上躺了七天,后来直接把酒这种东西拉入黑名单,如果不是因为上次赵云澜被灌,他也不会沾染。

这次不一样,看赵云澜这么高兴似乎觉得自己也可以破例一次,闻着酒气香烈,看起来很好喝的样子。

酒还没入口就看见赵云澜笑得贼兮兮的看着他,沈巍内心冷笑,一般这副表情肯定没好事,半抬起的手被扯住,赵云澜靠近沈巍耳边说:“来个交杯。”

四个字惊得斩魂使差点拿不住酒杯,说他食古不化也好不知变通也好,这么久以来交杯这二字对于沈巍来说和结婚一样重要,喝了交杯酒就等于是夫妻,他和赵云澜虽然是政府官方认证俩口子,家里的两个红本本也放在保险柜里好好的,但是婚礼还没办呢!

赵云澜眼睁睁看着教书育人的沈教授的脸红成西红柿,目光灼灼的看着他倒把人逼退两分,就听见沈巍小声说:“夫妻才……”

“你我不是夫妻啊?”赵云澜气笑,怂样,在床上那股子狠劲儿去哪了?

赵云澜在公共场合下浪得沈巍想捂脸,身体还是很诚实的遵从内心的意愿和赵云澜手臂交错喝个交杯。

每次赵云澜都笑他“口嫌体直”,他还问什么意思,前者哄着说你照照镜子就知道了嘛。

一饮而尽,交杯酒得一口喝完,要不然走不完一生,辛辣的凉液入喉,后劲翻上来又暖了心窝。

不知道是谁手机拍照声没关,喀嚓声混在土嗨的音乐里显得极其诡异,还沉浸在美好二人世界的当事人以极其缓慢的速度满目狰狞的回头,看见一群二五仔个个都举着手机拍着大佬的秘辛,小郭都能从屏幕后感受到杀气照着自己面门而来。

众人难得有默契集体手抖,特调处的成员的手机差点团灭。

赵云澜脸上的表情很好表达了‘我特么想吃人’的心情,放下杯子就想踩在桌上抽死他们,谁想到突然脚软手麻,成功把自己摔晕在沈巍怀里。

Omega的信息素彻底变甜,从赵云澜身体炸出来,宣扬着最直白的肉欲信息,引诱着alpha的侵占。

赵云澜发情了。

车部分在微博,挂了再发

直到三天过后,赵云澜才慢慢从欲海里游上岸,全身酸软,和一条被丢在岸上等死的咸鱼差不多。

人躺在床上嗯嗯呜呜喊着疼,沈巍做好粥喂他,赵云澜软软瘫在沈巍怀里,半盖着被子遮住小腹,低头喝粥时细白的脖颈竟有一点温顺驯良的感觉。沈巍看着赵云澜,那真是一片好风景,两颗乳尖被咬出血色,白皙的胸上全是情爱留下的痕迹,再往下就是小腹,三天里都被他弄得鼓鼓囊囊,用被子盖着都掩不住隆起。

不能再看了。沈巍轻咳一下乖乖给继续给赵云澜喂粥。

热粥下肚,胃里总算是暖和了,但是全身又不得劲,哼哼唧唧的扯着沈巍的袖子不让走,气若游丝的说:“我要被你操死了。”

赵云澜说话向来直白,被他调戏久了沈巍脸皮也渐渐变得厚起来,只是按摩着肌肉让他能缓解些。

“只用了五分力……下次我轻点。“沈巍抿着唇笑,接住赵云澜毫无杀伤力的眼刀又揉揉他的头顶,闻着omega身上的味道就不想放手。

“我信了你的邪。”赵云澜眼眶都红了,委屈得带哭腔:“你个大猪肘子,下次如果能轻点我跪下喊你爸爸。”

沈巍瞥他:“瞎说什么。”

委屈啊,真的是委屈,不过转念一想,自己不也是纵容他么,被按在床上摩擦这么惨还不是他自找的?得了爽还要卖委屈,赵云澜你哪有这么矫情的。

沈巍看着他一变再变的脸色心里就乐,把被子盖好,想了会儿才开口说:“我明天要去邻市开会,一天就回来。”

赵云澜皱着眉问:“不是放高温假么?”

沈巍点头:“学术交流会,本来想早点告诉你,谁知道…….”

看着赵云澜幽怨的眼神也不忍心说下去,只是把人圈在怀里用下巴蹭蹭他的头顶。赵云澜这个人让他很操心,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脱离视线一步就开始在外面浪,被抓包了又装作可怜兮兮的,除了像爸爸一样原谅还能怎么办。

“你个狠心的汉子,拔吊无情提裤无义,压了我你就跑,可怜我一个人孤苦伶仃,没人照顾。”

沈巍听到赵云澜这么说就抓紧他的手慌了神:“那我不去了。”

“哎别别别,你还是去吧,正经工作呢。”赵云澜赶紧哄他,开玩笑,他要是不走自己怎么出去浪?他本来也就像逗逗他,谁想到他会这么认真。

沈巍:“我走这两天会让大庆照看你。”

赵云澜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沈巍,大庆不要他照顾都谢天谢地了,这么久以来自己就给他投食铲屎,其他时间随他来去自由,别说他在家里觉得闷得慌,大庆这个‘浪猫’也待不住啊。

等一下。赵云澜细细想,怕不是他已经和大庆商量好了要来监视他,就怕他出去骚断腿。

大庆这个狼崽子二五仔,一天到晚搞事情,现在倒是和帝后一起来囚禁圣上了?

心里这么想着也不敢表示出来,拒绝了怕不是更让沈巍怀疑,赵云澜干脆痛快的答应下来,表面不动声色背地里偷摸跑出去,人都出去了还能困的住他?

沈巍看着赵云澜答应得毫不犹豫,真的以为他会听话,低头笑着亲他,最开始他和大庆说的时候还有点担心,这样看来是多余的了。


评论

热度(42)